一提起梁山好汉,人们就会想起马上林冲步下武松,还有棍棒天下无对的玉麒麟卢俊义。但是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,梁山上还有三位高手,要想秒杀卢俊义林冲和武松,只消动动手指,连汉都不用出,玉麒麟就会变成死麒麟,豹子头可能就只剩下一个头,而行者武松也会“行不得也哥哥”。只是这三位高手一个另有所图,两个本不想上梁山,所以显得一个比一个低调,有两个甚至连天罡正将都没当上,当上天罡正将的那位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最后也不打鱼也不晒网,干脆脚底抹油——溜了。

那位脚底抹油开溜的,自然就是入云龙公孙胜了。怎么看公孙胜都像封神演义里的那个申公豹——封神榜上诸神归位,申公豹居功至伟,要不是他一句“道友,请留步”,很多散仙还在逍遥快活呢。而公孙胜这个人,就是为了撺掇托塔天王晁盖去劫生辰纲才下山的,至于他师父罗真人交待给他什么任务,只有这师徒二人自己清楚。

其实法力高强武功也高强的入云龙公孙胜,要想一个人劫取生辰纲,也是易如反掌。等到生辰纲十万金珠宝贝都丢了,青面兽杨志还在一头雾水地挠脑袋:“不是说东土大唐的地面上不允许成精吗?这些金珠宝贝咋自己长腿跑掉了?”公孙胜的法力就不用说了,仅举一个例子就能证明他秒杀玉麒麟卢俊义只需动动手指:王庆手下的金剑先生李助,只是跟异人学过御剑之术,就杀得卢俊义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。正在卢俊义即将人头落地之际,入云龙公孙胜如神兵天降,只是用手一指,金剑先生的宝剑就丢了,人也傻了。被杀得浑身冒汗的卢俊义,缓过神来生擒了李助。

公孙胜事了拂衣去,既没有要生擒敌方军师、元帅的大功,对那把金剑,更是一眼都懒得瞧。估计在公孙胜眼里,那把差点干掉卢俊义的宝剑,拿回去给师父劈柴,也会被嫌弃不够锋利。

公孙胜要想秒杀卢俊义林冲武松,需要施展法术,而梁山另一位高手,却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,即使是老江湖武松着了他的道,也是察觉不到蛛丝马迹。这个能杀人于无形的隐藏高手,自然就是神医安道全了。我们不能否认“医者父母心”,但是我们也要看到郎中里也有一些害群之马。记得有一个笑话,说有一个道士观察两个医馆,一个门前冤魂无数,另一个只有一个屈死鬼。结果一打听才知道,那个只有一个屈死鬼的医馆,刚刚开张不到一天。

神医安道全原本小日子过得很滋润,每天出入达官显宦高门,红包拿到手发软,还有本钱保养某个头牌,那可是真行医三年半,给个知县都不换。安道全的美好生活是被“梁山好汉”破坏的,而且自己的老相好,就是死在浪里白条张顺手里的。所以安道全上梁山,纯属被梁山栽赃陷害,但是安道全还真是个合格的大夫,并没有在梁山宴会的时候下毒。如果安道全下毒,包括宋江吴用,也会被一勺烩掉,即使是江湖经验极其丰富的行者武松,也看不出安道全到底动了哪些手脚——武松对蒙汗药有所了解,而安道全却是专业人中的顶尖高手,即使安道全是用蜂蜜煮人参,加一点作料也能毒死一大片。

一个作法,一个投毒,公孙胜和安道全别说秒杀包括卢俊义林冲武松在内的众好汉,就是团灭梁山,只要他们愿意,就不是什么难事。而另一位隐藏的高手,跟神医安道全一样,连天罡正将都没当上,他要团灭梁山,或许有些难度,但是要想干掉几个高手,那简直是张飞吃豆芽儿——小菜一碟。隔着屏幕,笔者似乎看到有读者已经发出了会心的微笑:这位好汉自然就是轰天雷凌振了!

凌振其实是被双鞭呼延灼请来要轰平梁山的,但是此人似乎是个旱鸭子,被阮小二骗进水里拿下了。凌震原本是“宋朝盛世第一个炮手”,一直在京城搞武器科研,被征调后就任行军统领官。凌振似乎会用转轮连发枪炮,因为原著中说他“强火发时城郭碎,烟云散处鬼神愁。金轮子母轰天振,炮手名闻四百州。”这四句赞语,很容易让人想起冒蓝火的加特林和左轮手枪。

凌振的火炮有多厉害,看看他后来的一个战绩就知道了。征方腊的时候,入云龙公孙胜已经黄鹤一去不复返,所以梁山众好汉对方腊军中的灵应天师包道乙一筹莫展,连悍勇无敌的行者武松,也被玄天混元剑砍断了左臂。这时候不会法术,武功似乎也不算绝顶高手的轰天雷凌振出现了:“放起一个轰天炮,一个火弹子,正打中包天师,头和身躯,击得粉碎。”看来凌振这是拿火炮当狙击枪使了。如果这一炮瞄准的不是包道乙而是其他人,估计也就入云龙公孙胜能够逃出生天。像卢俊义林冲武松这样的世俗武功高手,可能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——科学技术就是第一战斗力,这句话在宋朝同样适用。

最后这三位高手全都得以善终:入云龙公孙胜自然是修仙成仙去了,而神医安道全成了宋徽宗赵佶的御用金紫医官,轰天雷凌振回到京营火药局继续搞他的科研。看了这三位好汉的完美结局,我们不能不感叹:越是高手越低调,越是低调越善终,而一个人要想在官场和江湖上安身立命,仅靠能打能杀是不够的,还要有一门专业技能!文章最后请问读者诸君,在整个梁山上或者官府和江湖中,能够打败或秒杀卢俊义林冲武松的好汉或高手还有哪些呢?除了金剑先生李助和灵应天师包道乙还有谁?高唐州那个高廉能不能算一个?

首页时政